都市

戰極通天第一千九百五十七章皆戰起

  战极通天 第一千九百五十七章:皆战起

  第一千九百五十七章:皆战起

  一道道神芒耀眼,一声声战吼惊天,神罚又一次碾压而下,而战刹王塞之中同样有着震撼性的妖军攻伐击出,先前紧急驰援战刹王塞的他们终于再无顾忌,彻底将战阵绝世的妖军之伐击出

  两股震撼宇宙战场的极怖力量碰触,一始间的辉耀压灭太多神的知觉,此时的妖军尽数驻于战刹王塞之中,凝大据点之势对抗,而神军虽然依旧在天,也依旧比起原本凌天高度下降了许多,俨然是两军要直接接触,最激烈征伐之时

  “锵”裂纹辉无尽的炎战刀同时斩住剑与镰,两尊神之尽头强者分开,华梦魇却是冷笑着划空而下,竟是轻易斩裂时空朝战刹王塞去了,如今整支妖军都入了战刹王塞,她孤身与叶天战于极空就等于为神军所截断,就算她对自身实力有着绝对自信也不会如此,如今她更是统帅,将回军坐镇,真正大对决

  “休走”叶天厉喝,澜尘刀法舞起一重重刀影席卷长空,就是时空隧道也要被完全斩裂,然而华梦魇同样手段惊人,法则从我光无穷,自身也像是随着梦胧百万河而化归重重梦幻之中,两大神之尽头又一次次激烈碰撞搏杀,穿梭在天穹虚空,万象幻变无穷,就是神军之中如江始无上神那样的最顶尖超级玄神想要出手相助都心神震撼,此时贸然出手,哪能攻伐得中

  一次次穿梭碰撞,华梦魇拼着硬接叶天两刀,无暇玉体之上多出两道淋漓血痕,却也被她真正直接穿神军而过,破天而下,归战刹王塞中

  一声声激昂狂吼响起,妖军之威震天起,这就是神之尽头的强势,哪怕是如此庞大军势阻拦,只要她想走,根本留不住

  叶天冷然回归神军之中,一重重神力神威再次最密切地连接星炎神之魂,这一种压制一切的力量感对叶天来讲却是理所当然,一条条龙炎舞天,一颗颗星辰华灿,更有着刀纹狂舞、战歌悲壮,叶天的手中又一次凝聚了那可怕的圣刀,宙境也将灭,这就是天统无极平乱战神辉将军的战法,圣刀伐下,战乱皆定

  华梦魇却回归了战刹王塞,尽管时间紧迫,却是对以极为虚浮的雷光形态存在的舒煜兵道:“做得不错”接着才凝显掌握那一股恐怖妖气,难以想象的威势涌动而上,却像是将整座战刹王塞都拔地而起,整座大据点之中妖军气势同一,迎战星炎神

  得华梦魇夸赞,也感受到一名名妖族的敬意,先前化作整个宇宙战场最耀眼存在的舒煜兵淡然,只是恢复着自己的伤势他先前挺身而出,不仅仅阻住了神罚一击,更是凭着不朽雷霆心之势,可谓是一妖抵挡神军之势啊一尊不到神之尽头的妖族竟是抵挡住如此神军全军上下合力的全力一击那震撼遏制了神军靠三刀近乎破灭战刹王塞而汹涌的战势,令整个宇宙战场都见证妖军之威,他的功巨,然而却未曾放在心上,此时所想却是赶快恢复战力,继续为整支妖军出一份力

  而一重重妖力亦在华梦魇身上翻滚,这一股力量汹涌起来轻易便超过了她本身借助法则从我那无边无量的总量,更卷起了这战刹王塞先前被叶天击得支离破碎的历史大意,落花、血槐、禁忌、梦魇一重重震撼人心的力量此时却在华梦魇的c控下与弑圣煞气融合,化作一条将要贯通苍穹的煞气妖柱,细剑与煞镰的光芒可怖,在她身边更显现了那一尊傲视时代的魇冥妖王,魇冥妖王与华梦魇一样,一手煞镰梦魇原焉,另一手则握一剑,不过他所握的则是荡天大剑,他与华梦魇同征战,将王威震撼这场最终决战

  煞气之柱汹涌澎湃

  ,每一缕煞气的荡动都像是一只最邪的古蟒,一丝波动可碎尽古往今来,其中的恐怖与杀孽根本不可想,华梦魇目视辉煌圣刀,掌握这煞气天柱,此时更一声厉喝:“副帅”

  妖明寂自然知其意,皇裔原身墨染天显化,在汹涌妖威之中更有那一柄最强妖器虚影伐上,卷宇宙战场妖气尽用,这一股威势滔天,正是妖明寂借蔑世皇剑之威爆发出的逆天战技,天浩镇宙剑

  在这一柄傲世妖剑刺出之时华梦魇掌控的那通天煞柱亦是逆伐而出,自创逆天战技的恐怖威势狂涌,先前对战叶天之时她已是施展过,但此时集合大军之威的爆发显然远远比起她的孤力要强,这一招的名号也像是流动于世界夹层内于此刻谛临显现,叶天感受到其中的杀意森然,然而不为所动,一柄圣刀辉煌无限,朝蔑世皇剑与通天煞柱齐齐斩去

  “煞我悲鸿”仿佛是最不可驱除的魔咒而在叶天耳中不断回响,这根本无法使星炎神的意志有任何动摇,一尊尊神的意志此时统一,就算作为另一尊世界级天才的龙成也将自己的全然神意与叶天战势相合,辉煌尽归圣刀之中,明明下方亦有着来自整支妖军此时协力且灌注着愤恨的恐怖反击,这柄刀的辉煌亦不会受丝毫撼动

  妖剑起,神刀落

  无双圣神斩、天浩镇宙剑,还有煞我悲鸿三重极恐怖的军势逆天战技之威碰撞一处,这一回产生的震裂是空前的,尽管在层次上不及叶天对凤凰王的最终碰撞,但在战势总量上却远远超越,战刹王塞的上空真正进行着战刹的极尽对抗,光华狂转之中虚空崩裂,却将空前的浩荡力量都压于一时皆湮,胜负在一时间决出,煞气的狂柱与辉耀圣刀皆崩,然而有那一柄可怖妖剑尽管深受阻挠破碎,依旧凭着本质的无穷威严继续杀上,威势镇宇宙,剑斩星炎神

  先前一直占据上风的神意在这个时候却被妖意反过来压制,诸神皆震怒,而妖军则振奋,蔑世皇剑直接斩入神军,一时间荡灭无数,杀伐何其凶

  暗金色的狂潮狠狠压下将这一股嚣张镇伏,叶天嘴角的神血燃尽,却再涌起一股恐怖的圣威

  华梦魇使妖明寂借蔑世皇剑之势的确恐怖无双,在神军气势占据上风的情况下生生实现逆转,将战势也给驳回,但要这么对抗星炎神,哪有那么容易

  神尘皆现,苍生俱出,更有着一重重神光圣芒在其中缭绕辉耀,叶天身落圣血,祭祀神魂,神意纵横而在天空中凝现,神尘的时空进行贯穿历史的大祭祀,化作苍生祭祀圣血绘,同时那战意悲壮的荒山关岭显现,更将战歌声凛然陨下,尽管刚刚受创,神光之意反倒更强,整座妖域都在隐隐颤动,要被星炎神这一击强势抹杀

  华梦魇凝神望着神军落下这极恐怖的攻势,同样抬起玉手,无尽的花在天地间扬起,明明是花落,这些花却朝天空飞去,并非流星的极速划越,这就是一种对天飘零,此时她方才是天,所谓苍穹只不过供落红栖身的土壤,万花以她而落

  妖明寂固然想要再度调集蔑世皇剑劈天一击,然而凝聚整支妖军之力爆发蔑世皇剑的消耗实在太大,他此时就是想要燃烧墨染天强行支撑都难做到,一尊老妖将其制止,毅然望向天空

  纵然改变不了整个战局,将自身的意志妖力全力灌注就是每一尊妖族与神所能做的

  又一次化作两大神之尽头的对峙,此时的气势虽比不得先前激烈,然而更是沉重浩荡,双方的恐怖之力要再度接触,宇宙战场之空却猛然升起一道光影,那战象何等恢宏浩大,同样是神军与妖军的对峙,但两军规模竟是比起战刹王塞这处都更大一筹,两支大军竟在一条圣木天河两面排开,两支大军都像是无穷,神军之中分明有理府戊子、泪蚀君、虹霄神绝这三大神之尽头强者坐镇,自然不可能都是本尊,而叶天心知道这一边便是神军元帅――理府戊子所统领的军势

  妖军竟也是同样战术,一尊尊神之尽头、世界级天才、超级玄妖傲然而立,除了华梦魇、妖明寂、舒煜兵这些已然暴露的之外都显现了,神妖大军对峙长河两畔,气势何等汹涌强烈,竟没有一时间激战爆发

  就算看不清两军的真正坐镇强者是谁,但所有人都知道这将会是又一场神之尽头之战,何等激烈难以想象

  叶天与华梦魇都有所察觉,心中太多念想流过,然而如今箭在弦上,却已是不得不发,双方又一次惊世碰撞,异常恐怖的能量波汹涌撕开神壁屏障,一尊尊构建出杀伐战阵的天神乃至玄神陨落,而恐怖的力量亦随之流星般陨下,然而战刹王塞之上一重重妖纹构建,尽管也被击破得千疮百孔,依旧抵挡住了许多对碰的湮灭波纹,虽然也有妖族陨落,然而损失却显然比神军要少

  华梦魇不动声色地压下身躯之内的妖脉絮乱,却是弃了一手梦魇原焉而将双手握住细剑,美眸之中满是毅然再一度顶天刺上

  叶天神眸光耀,所有的神罚都被吸入暗金色的阵盘之中悍然碾下,又是一场大碰撞

  妖神烈光耀诸界,又一次大碰撞的爆灭实在可怕,就在此时理府戊子所率的神军却已是与妖军第一次碰撞,然而双方竟都保存着实力,没有第一时间激发神之尽头辉光,可以想象他们都在沉稳算计,比起战刹王塞的拼撞会是更悠久之战

  而与此同时另一处天空中竟也有一重极芒耀世,最初显现的惊天爆发,尽头的妖威与兽威碰撞,另一处神之尽头对决,真正开始

哈尔滨治疗前列腺结石费用
台州治疗前列腺结石费用
郑州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