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凤翔诀第十二章我不是故意的一

凤翔诀 第十二章 我不是故意的 一

第二更送上(点还有一更)

“你!我懒得理你!”说完官任转头对着月下说道:“准确的说他们在你的学服。”听到此宋凯跟段峰都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月下这下更是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了。说道:“我的学服怎么了?我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啊?”官任继续解释道:“老四你刚来所以不知道很正常,我给你解释下。在幻风学府里是必须穿校服的,而学服又是学府统一颁发的。这一点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都是一样的。唯一的区别就是老师以上级别的干部在制服的左肩上有一只朱雀图案,上面有金线缠绕。再者就是学生会成员的学服左肩上有一只朱雀图案,只是上面是银线缠绕。而我们普通学生的学服上就没有。”说完还指了指自己空白的左肩。官任嘿嘿一笑说道:“有点跑题了,我继续说。开头不是说学服统一发放么?所有啊,学服的款式就定下了。斗者都是黑白相间的劲装,就像宋老大跟段老二。”边说边指着宋凯跟段峰。接着道:“而魔法师就是长袍,至于颜色就看本人的魔法属性了。比如我,我是一名土系魔法师,所有我的长袍是橙色的。如果是多系魔法师就是多色搭配了。”官任又指了指自己的长袍说道。官任又指向月下说道:“而你。款式是劲装,就说明你是斗者。但是你的衣服确是红色的,而这红色明明是火系魔法师的颜色。还有你的学服一看就知道是上等的料子。光有这些也就算了,还有那些接口处的金色纹路、金色腰带。腰带上还绣着凤凰。这些都是以前学服重没出现的,你说,谁看到这样的学服不吃惊?不多看几眼?不但是他们,连我都好奇月下你是怎么搞到这样的学服的”月下这才顿时知道了是为什么了

凤翔诀第十二章我不是故意的一

,说道:“这个是齐爷爷帮我弄得,我不大清楚。”官任一愣说道:“谁?你说谁?齐爷爷?不要告诉我你说的齐爷爷就是我们学校的齐白齐大人。”月下点了点头。这时候段峰的声音传来:“我靠!你居然是齐大人的孙子啊!咦?不对啊!你不是该姓齐么?怎么姓月?难道你是私生子?”月下顿时满脸黑线说道:“二哥,你想哪去了?齐爷爷不是我的亲爷爷”然后就讲述了自己如何见到齐爷爷,如何救了他等等。等月下说完,宋凯感叹:“运气这东西,还真说不清楚啊!”

段峰再次开口:“老大你就不要感叹了,我们赶紧拿吃的吧,我快饿死了。”官任又插了一句道:“老四你想吃什么,随便点!我请客!”宋凯直接道:“月下不要听老三瞎说,这里的食物是免费供应的。想吃什么就拿什么。”官任哭丧着脸说道:“老大,你怎么也拆我的台啊!”众人一笑,便去拿吃的了。吃完后4人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宋凯突然说道:“走吧!带你参观下学府,我们带你转转”月下一拱手说道:“那就多谢大哥!”兄弟四人就带着月下逛起了学府一个时辰后,四人才回到了宿舍,几人都累的不轻,便各自洗刷了下酒沉沉睡去。一夜无话。

第二天清晨,月下早早的就起来了。来到户外,伸了个懒腰,顿时一愣。心想:“我的凤翔诀必须要在有梧桐树的地方修炼,这下怎么办才好?”月下又想起昨晚宋凯无意中说的一句话,在宿舍东面有一片梧桐树林。天很晚了,我们就不带你过去了。月下想到这里又是一喜,就顺着小路向东面走去不一会儿,月下就来到了梧桐树林,边听着树上不知名的鸟儿的叫声,边朝最深处走去。又走了一段路,月下来到了最树林的深处,感觉到浓浓的梧桐之气。顿时心中一顿舒坦。便盘膝坐下,双手结出凤翔诀第一层的手印开始了修炼。刚进入了修炼状态,凤凰气息就散发了出来。只见所有的动物,离巢近的就迅速钻进巢穴。离的远的就死死的趴在地上。使得原本热闹的梧桐树林,顿时落针可闻。而这些事情,月下却毫无所闻,继续吐纳修炼。修炼了近一个时辰,月下才慢慢醒来。而这时的树林才慢慢开始再次热闹起来。看了看天色,感觉时间还早。就打算找个地方洗洗,每次修炼完都要洗澡找个习惯还是第一次修炼凤翔诀的时候养成的。月下原本打算回去洗的,但是走着走着却发现这个林中有一个不是太大的水潭。潭水清澈,周围树木花草茂盛。可能是因为这是清晨,水潭上飘着一层浓浓的雾气。月下三下五除二的脱的精光,就慢慢进入了潭中。虽然现在气温还不高、潭水也很冰凉,但对于拥有纯正凤凰血脉的月下来说形同虚设。把自己的身体全部没入水中,只留一个脑袋在外面,心中一顿暗爽。等洗的差不多的时候,月下隐约听到不远处有水声。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月下就慢慢的游了过去。游了一会儿,由于那浓浓的雾气,只能看到一个白色的影子。月下继续向前游去,突然月下怔住了。原来那个白色影子是一个人,背对着他。看其背影应该在8~9岁的样子,只见她一头乌黑的披肩长发,上面挂着水珠,就如同是一颗颗水晶般。全身肌肤如玉,莲藕般的手臂正在撩起一片片水花打在自己身体。这时的月下才反应过来,知道自己看了一下不该看的东西,连忙用手捂住双眼。可他忘记了自己的双手还在水中,这已迅速抬起,发出“哗啦”一声,水花四溅。那少女听到异响,顿时后头。她的目光就瞬间跟还没盖住眼的月下对上了,接着一声高八度的尖叫声就响了起来。月下那原本准备蒙住自己双眼的手,又不得不转向,捂住自己的耳朵。耳朵嗡嗡作响,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丫头的声音,几乎跟我的凤鸣有的一拼了。”(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