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原罪未央第一百八十九章她的开朗

原罪未央 第一百八十九章 她的“开朗”

以为自己向来没有什么以“终其一生”作限定定义的期许,充满缺陷的生活剧目,自己却无法豁达的倒戈同化,混淆着得失,无从抗衡便苟延残喘地坚持与万物共生,于是,还是明了的,自己再无归属也要保全这一份精神信仰,这是我唯一愿意妥协的休止符。

如此一来,便有了赤梓看到的开朗如常,像是和暴风雨仅仅打了个照面就自发性离散退场,可是却又和开朗不太一样,这是就连赤梓都能一眼洞穿的武装图解。

“喂,赤梓,我来帮你打扫地面吧!”

“不用了,顾小姐,我已经打扫过了,谢谢你的好意。”

“那这样好了,我帮你擦洗酒杯吧!”

“这个也不用了,我已经全部清洗完了,谢谢你的好意。”

“唔……要不,这样吧,我帮你摆酒瓶!”

“每一瓶酒都有固定的位置,不需要专门去整理摆放,而那些被老板随手乱放的我都已经放回原位了,谢谢你的好意。”

赤梓干涩地重复着第三遍感谢的话语,手上紧了紧,眼看着顾小小围绕着自己在酒吧里来回转换坐标,微垂着脑袋的角度是比礼仪中的恭敬姿态还要低的生硬夸张,顿时有些郁闷,这女人……比之前还要开朗,可是开朗得过了头,就有些曲拐开朗了。

“我说……”专属座椅上巴贝雷特翘着二郎腿,拿起一支烟点上放到嘴里,刚开口说了两个字就被赤梓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有些无奈有些受伤“你怎么还在生气……”

“生气?我怎么敢!”赤大爷也不看他,一把从巴贝雷特的口中抽走那一支烟,然后刻意放慢动作,捏着烟在烟灰缸里使劲重复着碾灭,一系列下来,包括脸上冷淡疏远夹杂得意爽快的笑意,都明显是给某妖孽看的。

“乖啦,别这么小心眼。”巴贝雷特伸手要去揉赤大爷的脑瓜,结果赤大爷更有先见之明,一个侧转轻巧地闪过。

“对啊,我心眼小,谁都没您的心眼大!您的心眼多大啊,大得摧枯拉朽!大得横扫千秋!大得威武雄壮!大得浩浩荡荡!大得雄赳赳,气昂昂,一朝跨过唔……”

一把被巴贝雷特用手捂住嘴,虽然这种倾吐一半突被堵住的感觉并不好受,可是看到恼羞成怒的妖孽,始作俑者还是自己,赤大爷喜滋滋得两个眉眼都弯成了月牙儿。

“哼,罚你去做饭!“为什么?罪名是什么?”赤梓拨开脸上停留的妖孽的爪子,瞪圆了眼,自己才刚打扫完酒吧的卫生,此刻全身的骨头架子都在叫嚣着酸痛,而这妖孽,一向不懂怜香惜玉。

“你违反了员工守则。”

“哪一条?”

“第三条,不准媚上欺下。”随即又摇摇脑袋“不对,欺下媚上!”也不对!是欺上媚下这次应该对了吧……”以自我肯定结束自说自话。

“哈!果然……不成立。”赤梓缓缓地落座在巴贝雷特对面,一脸潇洒从容,看来很有把握的样子,比雄赳赳气昂昂还要来势汹汹,但表达方式却又是深藏不露“第一次被你蒙混过关了,算是你歪打正着,这次我可彻底坚信了。”

“坚信什么?”巴贝雷特一愣,手上拿出的第二支烟悬而未点。

“刚才你说,员工守则第三条是‘欺上媚下’,可是再刚才一点,你说‘不准随便误会老板的〖言〗论行为’是第三条,其实真正的第三条,是在之前我为了寻找小猫‘铃铛’夺走你正在吃的樱桃派时你说的那一条。”

“哪、哪一条?”巴贝雷特开始流汗。

“不准在你用餐的时候妨碍到你。”赤梓先是嘿嘿一笑,接着下一秒忽然变了脸色拍桌子炸起“好啊,每次说得煞有其事头头是道的,结果你自己根本就不清楚员工守则!”

“都说了,是员工守则嘛……我是老板自然不用记啊!再说了有必要这么较真吗?”巴贝雷特眼神狡黠,想要点烟,却在下一刻又被赤大爷给夺去扔在了地上。

“怎么不用较真?既然不较真你干嘛要让我背下这么长的?“抬手间赤梓从口袋里拿出一叠长方形的后纸片,手一松向下掉落,足足到了地面还堆叠了好高好高“还有这每十条就会出现的红色字体又是什么……‘要滚瓜烂熟,倒背如流

原罪未央第一百八十九章她的开朗

,员工需谨记,特别是赤梓’,明明这家酒吧就我一个员工好吧!而且你有时间弄这种东西还不如好好想想自己订的这些是不是实用的!什么樱桃的学名来源、研究历史、形态特征、生长环境……这玩意也是员工守则吗?我现在算是明白了,都是你想一出是一出,根本就是胡诌的!”

“额。别这样嘛,我也是看你平日里没什么爱好,怕你无所事事无聊嘛!”

“你哪只眼看我无所事事了?你这个不懂分寸疯狂剥削压榨劳动力的唔……”

又被人捂住了,赤梓气愤得直翻白眼,自己好不容易就要说出这么多年一直埋藏在心底的‘告白’了,究竟是谁这么不开眼坏了他的好事,转过头咦……竟然是小法和顾小小一人一鸟一起。

“我、我觉得你还是有所保留维持点神秘感会比较好……”

小法赞同地点点脑袋,而那位眼里闪着戏谑光芒的妖孽则是有些失落地竖起了大拇指,看来被坏了好事的不只有他一个人。

“哎,算了。”赤梓耷拉着肩佝着背向里屋走。

“小小姐,你的老板托我通知你,今天晚上有会议要召开,你……”

“我、我现在还有点事儿……”吞吞吐吐却躲避巴贝雷特的眼神,两只手在腰间纠缠,慌乱地跟在赤梓的后面“赤梓,有什么要我帮忙的……”

“啊,不用了,我现在是要去给那家伙做樱桃派。”

“额、樱桃……这样……哦、不!”甩了甩脑袋,从犹豫变为果决“让我帮你吧!我不想……”

赤梓回头望过去,凝望了就好久最终叹了口气“好吧。”(未完待续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