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网

噬辰经第一百零七章月夜

噬辰经 第一百零七章 月夜

月夜下夜左袭着一身简单的皮衣,懒散地坐在焚寂管辖城市的城门上,他的脚悠闲地踢着,看他的样子好像他只是在发呆,什么事情都没有想在夜左的身边,彦儿静静地站着,她看着夜左没有说话,可是她的心中却有着自己的想法

此时的彦儿多么希望夜左能和自己聊聊天,说说话什么的,看着夜左在那里什么事请都不想的样子,彦儿觉得夜左好没劲,根本不是那种天天找乐子玩的人夜左的成熟早已经跨过了无数的年龄段,只有那些经得过世间所有感情的人才能又得这番冷静

可是看着夜左那么冷静的样子彦儿却冷静不下来,因为她现在担心的是他们两个人的安全,要知道她和夜左的实力一个是先天之境一个是天武之境,这样的实力身上却带着能颠覆世界的一个宝贝

如果让焚寂发现他们两个人没有实力的话,那么他们一定会必死无疑可是让彦儿惊讶的是,夜左当时并没有选择离开而是选择了跟着焚寂去了他的底盘更让彦儿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夜左竟然也没有趁着月夜逃走而是在这里悠闲地看着周围,他就好像根本没有预感到这里的危险

或许夜左真的就是这样一个沉着冷静的人呢

彦儿知道夜左现在不能被打扰,所以她只是静静地站在夜左的身边没有说话,而在彦儿的怀中,乌鸦伸了一个懒腰紧接着趴在彦儿的胸前睡起了觉来

夜左瞥了一眼乌鸦的懒散不禁笑了一声,乌鸦这个家伙跟着小书绫都学懒了吗

要知道在之前乌鸦无论什么时候都离不开夜左的,夜左外出肩膀上总会站着一只乌鸦,当夜左越是休息的时候乌鸦越是警惕,可是看看现在倒好,乌鸦不但没有站在夜左的肩膀上勘察着周围,反而钻到了别人的怀中睡起了觉来

夜左觉得好笑,乌鸦还挺会找地方的,看着彦儿的胸前比较柔软,乌鸦几乎是把自己的头都埋在了彦儿的双峰之间,这种幸福的生活可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夜左对此无所谓,可是看着乌鸦的那副德行,夜左感觉到了莫名的喜感

看到夜左笑了一声,彦儿赶忙看向夜左,她还以为夜左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呢,可是看到夜左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自己的胸看着时,彦儿像是懂了什么然后脸唰的一下红到了脖子根

注意到了自己目光看的地方有点奇怪,夜左又看了看在那边红着脸的彦儿,夜左站起身来然后慢慢地走到彦儿的面前

彦儿不知道夜左想要干什么,可是看着夜左刚刚看着自己那里的样子,彦儿忽然想到了很多不和谐的画面这些不和谐的画面绝对是那种不堪入目的存在,可是这些事要是放在夜左的身上,彦儿还有点小小的期待

呸呸呸自己想什么呢

彦儿原本就对那个传奇般的夜左抱满了仰慕的态度,她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成为像夜左这样的人的妻子,虽然夜左现在不承认自己,不过自己现在可以认夜左当自己的主人看到夜左对自己好像有了点兴趣,彦儿是打心里的高兴

夜左走到彦儿的身边然后一只手如同闪电一般穿过了彦儿的腰,彦儿冷不丁地被别人拦住了腰忽然感觉自己的脑袋猛地清醒了一下,可是夜左那有力的胳膊揽这自己的腰,彦儿只是清醒了不到几秒钟就瞬间融化了

“主人你想干什么”

彦儿楚楚动人的眼睛看着夜左,在月夜下,彦儿的皮肤显得更加的光滑,特别是纯白色的月光在洒在彦儿皮肤上反s出的她完美的身材轮廓,这简直就像是一个活生生的瓷娃娃一般动人

“我好想记得你想当我的妻子”

夜左的另一只手顺着彦儿的脖子慢慢地向下滑去,速度不快不慢,他在彦儿的脖子上周游了一番紧接着在彦儿那明显的锁骨上画起了圈

“彦儿是主人的,主人说什么都算”

彦儿迅速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可是自己和夜城主真的要做那种羞涩的事情吗这里毕竟是外面啊虽然已经是深夜了,但是这里依然还有一两个路过的巡查,万一被别人看到了那该多不好啊

相传夜左是一个风流成性的人,这一点彦儿一直深信不疑,柳岩城是一个什么地方大陆上还没有人不知道柳岩城的城主本就生的一副妖异而又艳丽的外貌,单是这些完美的男人特点就足以迷倒一群人,彦儿猜测,夜左在那方面一定是身经百战了吧

彦儿觉得即使夜左和自己做完那种事情把自己抛弃了也算不了什么,她已经把自己定义为夜左的人了,自己的一切都是夜左的了

“哦你知不知道我刚刚在想什么”

夜左的手从彦儿的锁骨慢慢地滑下,紧接着便滑到了彦儿胸前,当夜左触碰到彦儿那里的肌肤时,夜左忽然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柔软感,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刚弄出来的软豆腐一般,稍微一用力就可能把这一美好的东西弄坏

彦儿感觉到了夜左的手已经触碰到了自己比较害羞的一个地方了,她没想到夜左竟然如此直接地触碰自己,他太自信了,他根本不怕自己会推开他

彦儿娇滴滴的将自己的头转向另一边,她不敢看夜左的眼睛,因为现在的夜左实在是太诱人了,如果看着夜左那妖异的眼睛,彦儿真的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然后想赶紧和夜左做那种羞涩的事情

可是自己尽管已经有了想要的感觉,彦儿却不得不将这种感觉压制下去,因为她知道如果自己真的那样做的话自己在夜左眼睛中的形象就会大打折扣

听到了夜左问自己一个问题,彦儿借机赶忙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主人想的什么我怎么会知道……”

“通过我的记忆,我想我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吧,傍晚的时候南方的天空全都陷入了黑暗,我想你也能猜到原因吧”

夜左轻轻的从彦儿的手中接过乌鸦然后松开了搂着彦儿的手,彦儿惊讶地看着夜左,发现夜左的眼睛一直都在盯着乌鸦,其实根本没有在看自己,忽然一种莫名的羞涩感油然而生,彦儿发现自己竟然期待和夜左做那种事情

“那些应该是冥气吧”

彦儿摸了摸自己滚烫的脸蛋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没错,我觉得那团冥气的来历不小,能开启到九道鬼门的人还真不多,除了冥帝以外其他的都没有记载,如果那团冥气不是冥帝的话,我想这下以后可有故事了”

夜左叫醒了乌鸦然后将乌鸦放在了自己的肩头,乌鸦看样子还很留恋彦儿,它似乎还不想离开彦儿

“主人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彦儿完全搞不懂夜左到底在想什么

“当初我和妖皇对战的时候一道金红色的审判之雷从天而降

,那道审判之雷直接将我弄成了重伤,这一点我想你是知道的我记得很清楚我的身体被雷劈成了两个部分,其中的一个部分包含着我的另一颗心脏,也就是说如果那颗心脏能活下来的话,我想今天下午的那团冥气就是我的另一半身体造成的”

夜左淡淡的说道,仿佛并没有把这一切放在心上

“啊可是你为什么那么确定呢再说你的另一半身体又没有你的脑袋控制,弄出那么大的排场是不是有点不太可能啊”

彦儿感觉夜左就是把两件完全不想关的事情方在了一起,可是夜左却能从两件事中找出东西,自己却不能

“冥气原本就是灵魂组成,当然灵魂并不会完全地被噬辰经转化为冥气,每次吸收的灵魂几乎都有剩余,剩余的灵魂就相当于一道残存的意识冥气看似是死气,但是它对死的东西来说确实一个好东西”

“也就是说”

彦儿恍然大悟,她看着夜左夜左却没有再说话

夜左看了看远方没有星光的夜晚陷入了沉思,他觉得这一切闹的有点大了,夜左现在甚至有些怀疑自己到底能不能收回自己被分割出去的力量,那些力量毕竟是是自己的全部啊

景德镇治疗前列腺囊肿医院

白山治疗宫颈炎方法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收费标准

昆明妇产科医院可以看妇科吗
浙江癫痫病医院去哪家好
贵阳著名的癫痫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