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

1976年10月7日晨(1)

1976年10月7日晨,铸造车间下夜班的工人们说说笑笑地走出车间。天气特别好,湛蓝的天空浮着棉花絮般的白云。这样的天气在四川盆地实在难得,四川的鬼天气,一年 65天,算算不下雨的日子,估计也就剩下一个零头。

海鹏随着工友一路说笑着,走到工厂大门口的时候,原本喧哗嘈杂的人声突然安静下来,人群变得鸦雀无声。海鹏最初感到很莫名,走到大门口那段斜坡的时候,才意外看见在水泥路上,有一排大约2米见方的大字:打倒王张江姚!粉碎四人帮!所有人都大吃一惊,都知道中国在一夜之间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事!但是,具体情况不得而知,也没有人敢公开高声去议论此事,都还只是心中在暗自庆幸。
海鹏走到厂区外办公大楼门口的时候,听见杜书记的秘书,站在办公室窗户前叫海鹏上去。海鹏跑上6层,到了杜书记的办公室。
秘书指着正在通话的杜书记,告诉海鹏:“你妈妈的长途电话。你等等,让她和李厂长通完话和你说。已经派人去请李厂长了。你在这里等等。”
海鹏看见杜书记一直在“嗯、嗯”的,却没有说话,似乎一直在听海鹏母亲说着什么?他的脸上却是压抑不住的喜悦。
不一会,李宝树厂长赶来了。杜书记把手中电话递给了他。李宝树厂长听着,似乎忍不住大声笑起来,只是也没有说话。大约20分钟后,李厂长把话筒交给海鹏手里。
海鹏母亲第一句话就是“儿子,我说,你听。不要问,听完不要对外议论。对任何人都不要提!等中央的公开消息。”
海鹏母亲说的就是关于10月6日,中央一举粉碎四人帮的消息!
到了晚上,已经有更多的工友从各种渠道得到了相关的信息。人们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终于自发的在生活区狂欢起来。
……

“四人帮”终于被赶下了历史舞台。但是,中国究竟该走一条什么样的道路?满地疮痍的神州大地该任何去自我疗伤?……许许多多的重大问题摆在中央的面前,也摆在全国老百姓的面前。对于海鹏这样一个当时不过27、8岁的年轻人来说,同样有着无数对未来前途的思考。海鹏新婚不久,又刚刚担任了浇铸工段的段长,并没有过多时间和精力思考更加遥远的事,唯一叫海鹏心中不安的就是对父母们的牵挂。
十年的文革使他们在心灵和肉体上所受到的创伤,是不必再提了。他们毕竟是久经考验的共产主义战士,是最忠贞的中国共产党员,是不会去计较自己所受的委屈的。可至今关于他们的具体工作还没有彻底落实,父亲一直没有回到工作岗位上,母亲的平反材料里,也还有个悬而未决的“特嫌”疑案。岳父秦达远至今还没有平反,岳母始终受着牵连,一个1949年底参加革命工作的老干部,还在扫厕所!……所有这一切,都是拜这场所谓“文化大革命”所赐!如今,文革结束了,在这些具体问题的政策落实上,还存在着层层阻力,还需要中央彻底下决心。

1977年初的一天深夜。铸造车间在上夜班开炉。海鹏的李莹已经怀有7个月身孕也在班上,那时不到分娩前,是不会批准你休息的。
大约过了子夜,快要收工结束之前,突然从生活区方向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紧接着升起一片火光。半边夜空都被大火烧得通红。
车间里顿时紧张起来,声音这样大,火光这样亮,这爆炸应该发生在很近的方位,应该就是工厂生活区!工友们骚动着议论纷纷,每个人心里都是忐忑不安。
忽然从车间外面有人奔进来高喊:“快回去看看,是你们车间的女工宿舍爆炸了,还伤了一个人!”
海鹏的脑子“嗡”的也炸了!不好!
所有的人都开始涌出车间,海鹏不但不能跑,还要阻拦大炉组的工友!
海鹏大声命令着“不要慌!不要朝外跑!你们现在跑去还管用吗?爆炸已经发生了,消防队也已经去了,你们去也是添乱!你们大家都跑去添乱,这里怎么办?大炉里的一炉铁水怎么办?是打算宿舍炸过,车间再炸一回吗?”
海鹏的镇定迅速扭转了局势,大炉组的工友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接着浇铸班的也回到了自己的岗位。
赶到门口来拦截工人的车间主任,对海鹏扬起了大拇指,然后大声的说:“大炉组、浇铸班的全部留下听海鹏指挥继续开炉,其他工人跟我回去协助救火吧。”
李莹腆着大肚子走过海鹏的身边,海鹏看着她眼中的焦虑与渴望,却是无可奈何!
海鹏对一个叫付秋霞的女工说:“付姐,麻烦你陪她回去吧。我这里真是走不开!”然后又安慰李莹“你也不要太着急了,已经知道是你们宿舍发生了爆炸,现在赶过去能做什么?该炸的已经炸了,该烧的也已经烧掉了,赶回去也是白搭!慢慢走回去看看,咱们人不是都在外面好好的吗?”
李莹急了,不住抱怨:“你说什么哪?你没有听说还伤了人?女工宿舍所有人都在上班,宿舍只有小高的姐姐!她还没有分配车间。她就睡在我和小高的那间房间里!”
海鹏完全听明白了李莹的话外之音。

唯一一个没有出来的烧伤了,而且非常严重。她就睡在李莹的宿舍里,这说明李莹宿舍已经遭受巨大的损失,而他们婚前婚后的所有家当虽然不多,却全部都在那间屋子里!
那时,厂子里住房非常紧张。大批的适龄青年结婚,给厂里的住房带来巨大的压力。加上十年文革期间又没有盖新的宿舍楼,厂子里连办公室和仓库都腾出一部分改成住房,还是无法满足需要。海鹏结婚以后多次找过车间和厂部,要求解决住房问题。结果都被李宝树厂长骂回来了。
他直截了当骂海鹏“你小子是什么人,也在这时候给你李叔捣乱?你叫我把哪处的房子给你,要不那间厂长办公室你看怎么样?你是什么人,你是部里的子弟啊!这种时候,咱们能朝前凑吗?听话!回去耐心等等吧,有房了,叔咋也不会忘记你吧?”
让海鹏无言答对。一点不错!谁叫海鹏是个部属的干部子弟?在那时候,这种人只能是吃亏在前,享受朝后的。
没有自己的住房,又考虑男工宿舍安全性差,他们所有的钱物都放在了李莹的宿舍里,包括海鹏亲手打制的五斗橱和一张写字台。
后来清点损失的时候才知道,那场爆炸和因此引起的大火,几乎毁灭了他们的全部财产!其中包括现金1000多元,布票、粮票,以及李莹的首饰细软,床上新的被子褥子,其他生活用品和她的衣物合计金额1000多元。 000元财产在那个时候需要花一年时间去弥补!

那时海鹏的工资是 2元,李莹也是这么多。这 千元就是海鹏们两个人半年工资的总和啊!省吃俭用一个月又能赚多少钱?10元,还是20元,或者多点 0元?
以后,厂里是给受灾的女工有所补助。可是能有多少?一座楼炸塌了,一个未正式上班的女工烧成了残废,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啊!就这样残了!厂里要养她一辈子,这直接和间接的损失有多大?
厂部已经是想尽办法才给每个受灾女工按照实际损失补助了10%!拿到的就是区区 00元的大火灾补助款!其中已经包括了各车间工友的捐助,厂部干部的捐助!
所有受灾女工拿到救灾补助已经是热泪盈眶了!
残酷的现实打击对海鹏却还是刚刚开始,火灾后的安顿还没有结束,又是一场沉重的打击,像晴天霹雳兜头砸下来……

李莹看到眼前的场面惊呆了,一幢7层的宿舍楼炸塌了半幢,满地都是瓦砾碎玻璃,还有的就是被消防队从里面扔出来的湿漉漉,还在冒烟的衣物。爆炸就是发生在李莹住的那间宿舍!其中一个唯一留在房间里的女孩子大面积烧伤,已经被送进医院。这间房子里的所有东西都化成了灰烬!
李莹急的当场晕过去……送到厂里职工医院抢救时才发现,李莹腹中竟是双胞胎!
厂部的职工医院妇产科医生手忙脚乱接生了第一个死胎以后,竟然告诉海鹏还有一个!海鹏焦急地在外面看着医生忙碌。一小时以后,医生抱出了第二个孩子。
她兴奋的地叫起来“这个是活的!”
海鹏大喜,赶过去,在医生手里看着这个刚刚出世的婴儿。可她不会哭!
医生将孩子倒提起来轻轻的拍了几下。“哇”的一声,孩子哭了。医生把孩子交给海鹏,海鹏喜出望外的抱着她,孩子身上什么衣物都没有。医生叫海鹏赶回去拿,她却哪里知道,所有的东西都已经化成灰烬!
海鹏突然想起自己的师傅,便急急忙忙赶去师傅家里,幸好师傅知道海鹏李莹怀孕后,就开始准备了小衣服和其他婴儿用品。等海鹏和师傅一起拿着她早就给孩子准备好的衣物赶到医院,却又是一个垩讯!
海鹏再一次从大喜跌到大悲,这个早产儿仅仅在这个世界上存活了45分钟,就离开了。海鹏顿时泪如雨下……

这对夭折的孩子是女婴。一对海鹏盼望了许久的小姑娘。海鹏喜欢孩子,更加喜欢小姑娘。
记得车间叫付雅琴的气泵女工,回家生产后,带着一个女儿回来。因为要上班,孩子送在厂里办的托儿所,海鹏常常去抱她玩。有时,付雅琴没有空去领孩子,要先去菜场买菜,也会叫海鹏帮她把孩子领回来。那是一桩海鹏很喜欢做的事情,海鹏会将孩子领出来,抱上她去江边玩。看江水滔滔,看江畔风景。
茜草坝这个地方就在江边,长江就像个调皮的孩子,在这里拐了一个弯。于是,在这个湾子上边的岸上,留下一块肥沃的土地,盛产稻米,也盛产桂圆、荔枝,还有桔子。海鹏所在的起重机厂,就在这片坝子上,铸造车间开出后门就是长江了。
一来二去的孩子习惯了,居然再也不要她妈妈去领!领人家的娃回家,成了海鹏的日常工作。
以后,海鹏们和付雅琴还成了隔着一堵墙的邻居,孩子晚上不肯睡觉,付雅琴会无奈的敲墙壁,让海鹏赶过去“救驾”,帮她哄孩子。那时候人很单纯,他们这样亲密走动,并没有什么人说闲话。大家都知道,海鹏是付雅琴女儿的干爹。
全车间的人都知道海鹏有多喜欢孩子,尤其喜欢小女孩。知道他们的孩子夭折了,纷纷赶来。工友们一面安慰他们,一面给两个孩子准备后事。
海鹏的师傅流着泪把早早准备的婴儿衣服给她们穿在身上,她说:好歹也不能让两个孩子光着身子走。
海鹏的师兄亲手去木模车间做了一口小棺材,师嫂还在小棺材里面垫了一床崭新的小被子。这些东西本来就是他们为海鹏的孩子准备的,却没有想到竟做了两个孩子的丧服!
几个工友陪着海鹏将她们 妹葬在生活区后面的一片小竹林里。从此以后她们 俩就将长眠在这块土地……
海鹏还清晰的记得那个孩子的模样,很黑很浓的头发,大眼睛,小嘴,小鼻子、小耳朵,椭圆形的小脸蛋。海鹏永远不会忘记她睡在自己怀里的样子,到今天还会在女儿面前提起,她曾经有过两个双胞胎的姐姐。
接连串的事情发生,使得海鹏一直浑浑噩噩的,可生活的打击却并没有就此停止。

第二天走过厂部传达室的时候,刘师傅叫住海鹏,递给海鹏一份电报。那时候通讯不像现在,有急事最快的联系方式就是电报了。
海鹏打开电报,上面只有几个字:“母病危速归”。
五个字,像五颗重磅炸弹,炸响在海鹏的头顶;又像五把尖刀,一直扎到海鹏的心里。
现在该怎么办?身旁是刚刚流产,孩子又死了的妻子,需要海鹏无微不至地关怀与照顾;远方是生命垂危的老母,殷殷期待着儿子的归来!
27岁的萧海鹏不知所措。海鹏只有求助于师傅和师兄了。他们建议海鹏赶快发电报给李莹的娘家人,让他们来人照顾李莹,海鹏赶回去看老娘。海鹏觉得这是个办法,马上和师兄一起赶过江去发加急电报,而且注明了回电到邮电局。
海鹏站在邮电局的大厅里像个热锅上的蚂蚁,站也不是、走也不是,坐也坐不住的等了几乎一天,师兄一直在安慰他。好不容易终于盼到了回电,竟是这样一行答复“老母、二姐均生病住院,走不开”,发报人是李莹的小妹妹。
这一来海鹏真感觉自己是走投无路了,不由得放声大哭起来。苍天无眼啊!真是要逼海鹏跳长江不成?海鹏手里抓着两份电报稿直着眼,就朝着大江奔去。
陪海鹏一起来的师兄,追上去,死死抱住海鹏,大声呵斥的话终于让海鹏清醒过来。
“你想干什么?你还算个爷们吗?就这样就跳江了?你倒好,一跳就万事大吉了。你老婆怎么办?你老妈又怎么办?你老婆刚刚小产,孩子也没有了,现在心里是什么滋味?你再一死,是不是叫她也别活了,跟你一起走?你们一家四口可以在阎王老子那里集合了。还有你老妈,她怎么办?她现在是病了,就算是病危,不是还有你两个弟弟在身边?你如果因为这个跳江了,就是要逼死你家老太太了!”
师兄一番话让海鹏大彻大悟,海鹏擦干眼泪,站起身对他恭恭敬敬地鞠了个躬,说:“谢谢师兄教诲,海鹏明白该怎么办了。麻烦师兄再陪海鹏去邮电局发一封电报到北京吧。”
师兄弟重新往邮电局赶,路上海鹏对师兄说:“师兄,师弟现在拜托一件事,万一北京回电情况不好,海鹏必须赶回去见老娘的话,麻烦师兄和师傅照顾好我老婆。”

共 11619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十年浩劫后百废待兴,最重要还是人才的严重匮乏,中央作出一个重大决定:恢复高考制度,为大学输入优秀的新生。十年没有高考,意味着什么?当这个重大决策发布的时候,成千上万的人在欢呼跳跃,无数年轻人充满了希望,那个做了十年的大学梦,终于有了实现梦想的渠道。这部小说真实地记述了肖海鹏参加这场决定人生转折的大考。主人公肖海鹏恰恰是在宿舍爆炸,财物全部被毁,妻子腹中的胎儿小产夭折,长篇小说《红柳滩》出版受阻,一系列重大打击后的人生低谷时,遇到高考。海鹏顺利参加了高考,并且以骄人的好成绩被录取了。于是,他的人生之旅发生了根本性转折。谢谢对梧桐的支持。【编辑:春花格格】【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62528】
1 楼 文友: 2014-06-24 12:4 :57 朝夕奔梦
挑着梦想出发,
捏着希望回家,
唱着山歌入梦,
日子如诗如画,
回梦起航
你双桨摇动的那刻
就注定了伟大与辉煌
走过百年风雨
共产党人旗帜高扬
噢,红的中国梦起航
拜读师父佳作,有一精品呈现。
回复1 楼 文友: 2014-06-24 21:01:15 徒儿新诗也很不错
2 楼 文友: 2014-06-24 18:05:54 祝贺江南老师喜摘精品,恭喜、恭喜。问好,祝创作愉快!
回复2 楼 文友: 2014-06-24 21:01:55 谢谢晚霞祝贺
回复  楼 文友: 2014-06-24 21:02:25 谢谢朋友的祝贺玉林正骨水效果如何
大连妇科医院地址
脑梗塞偏瘫恢复期可以吃通心络胶囊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