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

法眼至尊第三百四十一章把脉

法眼至尊 第三百四十一章 把脉

随后,薛川转动轮椅,向摆放着各种练功器械的南面区域轻快地滑去。杨任和采凝面带笑容,跟在轮椅后面。

“任儿。你过来一下,让我把把你的脉。”薛川向杨任招了招手,和颜悦色道。

“把脉?”杨任迟疑了片刻,看了薛川一眼,又瞟了采凝一眼,见后者向他点头微笑,便移步到薛川面前,半蹲在轮椅前,很听话地伸出右手。

薛川伸手用三根指头搭在杨任的手腕上,眯上眼睛,切了半晌,微微颔首,蓦然睁开眼睛,眼睛放光,热烈地盯着杨任,语气激动,好像发现什么宝藏似的,道:“任儿,你经脉中的封印被冲开了。。。”顿了顿,扫了杨任一眼,提高嗓音继续说,“而且你现在的经脉比常人的要粗一倍以上,窍穴也冲开了六七十个,你似乎已经臻入一级超人高层了。”

“我已经是一级超人高层?”杨任惊讶道,他蜕变成超人才没几天,现在就晋升为一级超人高层了,这晋升速度也太快了一些,连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哥哥已经是一级高层了,那他的力气岂不是达到两千斤?”采凝兴奋地说,美眸中异彩连连。

“现在还不能确定,需要做一下体能测试才能确定。”薛川笑着说。

薛川伸手从一个铁架上拿起一根青铜棒,这根青铜棒长约三尺,一半是圆柱形,上面刻着十几圈暗纹,另一半是方柱形上面镶嵌着一块碧绿色的玉石。

“让我先测测自己现在是什么境界。”薛川呵呵笑着,用手握着青铜棒的圆柱形一端,随即一道血红色的气息从他的手中溢出,钻入到青铜棒里面,青铜棒上有一圈大刻纹和几圈小刻纹亮了起来,变成了殷红色。与此同时,镶嵌在方柱上的玉石也亮了,上面显示一几个金色的文字:“一千七百斤。”

“不错,我单手的力气已经恢复到一千七百斤,全身力气达到三千四百斤。看来我也恢复到了三级超人的境界了。”薛川满意地点头,随后转手把青铜棒递给杨任。

杨任会意,用右手握着青铜棒的圆柱端,一道红色的气息从他的手掌心溢出,钻入到青铜棒里面,下一个瞬间,第一圈下面的八个小刻纹亮了,颜色变成了殷红色。

采凝踮起脚尖,伸长脖子,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结果。

青铜棒上的玉石显示:“四百九十斤。”

“哥哥力气达到四百九十斤,简直是大力士!”采凝拍手赞叹,欢呼雀跃。

对这个结果杨任也很满意,前不久在霍老伯家测试时,自己右手的力气只有三百斤,才短短的几天,就变成了四百九十斤,这个进步可谓相当大。

“严格来说,四百九十斤还不算超人,还在超人的门槛之外,别看只差一个门槛,但是这道门槛相当难跨。。。不过,假以时日,以后勤加修炼,在一年半载之内还是可以跨过去的。”薛川轻轻地说,语气中带着难以觉察的细微的遗憾。

这种细微的遗憾,杨任能够听得出来,他心里明白薛川对自己的境界有些失望,或者说之前因为自己打败了吕斯寒和伍胥子,后来又救活了吕斯雨,使得薛川对于自己寄予了厚望,所以才迫不及待地把自己带到最隐秘的地下空间,没想到自己的力气才四百九十斤,这种力气从理论上来说,算不了超人,若说薛川不失望一定是装出来的。

“再试试我的左手。”杨任微微一笑,把青铜棒交到左手。只见一到血色气息从他的左手溢出,钻入了青铜棒之中,三圈粗刻纹和两道细刻纹变成了殷红色,玉石上显示:“二千五百斤。”

“二千五百斤?”薛川眼睛发亮,盯着玉石及亮起来的刻纹看了又看,又盯着杨任的左手看了半晌

法眼至尊第三百四十一章把脉

,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采凝语气激动地说:“哥哥右手的力量四百九十斤,属于准一级超人的范围,而左手力量二千五百斤,属于五级超人的范畴,他算是几级超人,可不可以算是准五级超人?”

“呵呵,没有准一级准五级超人这回事。”薛川很干脆地摇头否认,“超人是按照身体整体力量衡量的,不是按单手力气进行划分的,在真正的血腥战斗中,每个人都会把全身的力量投入到对战中,谁会只用单手出击?任儿的身体整体力量只有二千九百九十斤,可以跟二级超人抗衡了。”

采凝似乎懂了,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她盯着杨任的左手注视了一会,然后不解地问道:“哥,你左右两手的力气怎么不一样大?”

“是不一样大。你知道,我运动的时候是左撇子,左手力气一直比右手力气大。”杨任含糊其词地加以掩饰。

被手眼和太岁小影附体的事情,到了合适的时候他一定会告诉采凝,但是杨任觉得目前的时机还不适合。

杨任转头看向薛川,若有所思地问道:“大爸,你刚才提到过我经脉中的封印,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薛川抬手摸着太阳穴,欲言又止,他心里怪自己刚才因为兴奋,一时没有管住嘴,说得太快,把暂时不该说出的事情说了出来,他本来以为通过一番东拉西扯之后,杨任会忽略这一点,没想到杨任还是留意了,不放过问这事。

杨任用期待的眼神注视着薛川的眼睛,嘴里并没有催促,也没有说什么。他知道,如果是该说的事情,大爸一定会告诉自己,如果暂时不该说,那么自己也不会追问,使得大爸为难。

薛川沉吟半晌,咬了咬牙,决定还是先透露一些秘密,免得以后讲时太过突兀,于是喟然叹了一口气,抬眼看着杨任和采凝,徐徐说道:“是这样的,当时蝎子精企图抓你们两个,所以我才跟它大战数场。后来,我的腿受伤了,觉得无法再给你们提供强力保护,所以我才不得不在你们的经脉上施加了封印。”

“爸,你的意思是,你在我们的身上施加了封印?”采凝大惊失色,感觉浑身冰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