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

天將夜第一百七十章通暢了

  天将夜 第一百七十章 通畅了

  妙云迪的真空杀剑锋芒逼人,一剑穿过了苏离的腰腹,让苏离原本就沒有完全修复的身躯,再一次受到了重伤,

  面对这样的伤势,苏离一咬牙,疯狂的运转体内的真元,炙红莲的力量不能够爆发,如果身份暴露了,他就真的沒有后路了,

  月宫阴寒,冰冷无比,天月坠落,隆隆作响,寒雪化作一道笔直的光束,斩断前路,冻结天地,瞬息之间便來到了妙云迪的眼前,

  “轰,”

  强大的月寒之力封住了四周的天地,原本四周的天地都被冰冷的气息充斥着,无尽的寒意如同针线一般穿插而过,秘密麻麻,让人心神震动,

  妙云迪眼神一寒,沒有想到苏离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还能够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这出乎他的意料,本以为真空杀剑已经足够解决苏离,沒想到却还是不够,

  大手握拳,狠狠的向前推去,五境的真元浩瀚而出,滚滚的轰鸣之声响起,远处洞穿苏离的剑再一次化作流光飞了回來,

  急速的轰鸣之声响起,那代表着空气中爆发出來的强大力量,拳与剑相互回合爆发出强大的力量,一举挡住了寒雪的力道,妙云迪的速度很快,苏离那催发到了极致的剑势直接给崩碎了,

  苏离根本沒有去看掉落在地的寒雪一眼,而是转头就跑,真元运转在了脚下,整个人化作一道风,消失远去,

  妙云迪脸色一寒,捡起掉落在脚边的寒雪,看着苏离逃走的背影,轻轻一跺脚,整个人同样化作一道流光追逐而去,

  两人前后脚刚走,之前的那四名修行者便已经出现在了现场,看着新鲜的血迹,以及战斗的痕迹,老大淡淡一笑,“看样子是打起來了,加速吧,”

  四人全力加速,飞快的想着妙云迪与苏离逃走的方向赶去,

  乌云挡住了天空,山里的天气本就奇特,淅淅沥沥的雨水洒落而下,打在地面之上,发出啪啪的响声,暴雨的來临,将苏离身上的血迹给冲刷干净了,可是雨水的洗刷同样让苏离的伤势变得更加严重了,强烈的眩晕之感弥漫在了心头,苏离感觉非常的痛苦,可是这个时候他却不能够倒下,一旦倒下,等待苏离的便是真真的死亡,

  左手轻轻抬起,对着腰腹上那道恐怖的伤痕碰去

  ,那剧烈的疼痛一下子便刺激这自己的神经,让苏离清醒了一些,可惜这个样子的办法终究不可能长久,

  在林间穿梭,苏离的身形特别的灵活,借用山林中特别的地形,他总是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最好的方式前进,每每妙云迪将要拉近距离的时候,苏离便会制造办法阻碍,可是就算是如此,苏离与妙云迪的距离也在一点一点的靠近,

  追逐之中,苏离已经能够清晰的看见那条河流了,可是此刻他的上眼皮已经再也抬不起來了,高强度的运动,配上打量的失血,苏离的伤变得比之前更加严重了,在这样跑下去,也许不需要妙云迪出手,苏离便会直接死在了路上,

  “噗通,”

  大雨冲涮之下,四周都变得格外的干净,可是淋漓在暴雨之中,却不是这样的感受,苏离最终还是倒在了河流边上,

  妙云迪淋着大雨看着远处倒在地上的苏离,眼神变幻,停下了脚步,任凭雨水打湿了身躯,妙曼的身姿在雨水下变得清晰可见,

  走到苏离的身前,就在她准备将苏离带走的时候,一名撑着雪白大伞的灰袍道人迈步走了过來,

  “既然已经入了我三清观的地界,那就不能动手了,姑娘,”平淡的声音之中,充斥着一丝慵懒的味道,

  看着这名突然出现的道人,妙云迪脸色一沉,在这名道人的身上她感觉到了一股如同深渊般浩瀚的气息,这绝对是一名七境之上的宗师,

  在这样的强者面前她不敢造次,淋着大雨,雨水落入了口中,妙云迪却沒有丝毫的介意,恭敬的行了一个礼,而后说道:“此人是帝国的重犯,希望道长不要参与其中,”

  “能够來我们三清观便是与我们有缘,既然有缘那就沒有什么参与不参与的,你可以退下了,”灰袍道人摆了摆手,示意妙云迪可以离去了,

  低头看着躺在离自己两米不到的苏离,妙云迪的眼中划过一丝寒光,身后的长剑破雨而出,对着苏离的脑袋便是一剑落下,

  “哼,”

  轻哼一声,宛若惊雷,空气之中发出一丝颤抖之意,层层的震动传递出去,一举震飞了妙云迪的剑,

  “你该走了,三清观不欢迎你,”

  灰袍道人大手一挥,躺在泥土之中的苏离被一股力量给托了起來,而后两人便化作一道清风飘然上山而去,

  亲眼目睹着苏离的离去,妙云迪眼中充满了不甘,就差那么最后一点了,可惜却出现了变故,

  不过她也知道,既然三清观的人出手了,就算是周忘情亲自來也不可能拿的下,妙云迪转身离去,湿漉漉的长发在风云中飘动,

  ......

  ......

  “大坏蛋,你可真是会忽悠人啊,还有缘,有缘个屁啊,”一名半大不小姑娘撑着伞站在一旁鄙夷的看着自己的师傅,

  灰袍道人一改之前那股仙风道骨的模样,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身旁的少女说道:“还不是你害的,你师父总要编个理由吧,小孩子家家的什么都不懂,”

  少女明亮的大眼睛中流入出深深的鄙夷,看着灰袍道人说道:“大坏蛋,观主说过的骗人不是好孩子,”

  “我说我的大徒弟,这可是要害死你师父,三清山封山就是为了抓这个小子,你现在让你师傅救他,你不是害我吗,”灰袍道人看着身旁的徒弟,有些无奈的说道,

  “你不來,我就找师叔伯们,他们肯定会有人來的,”小女孩开心的打量着苏离,

  “大坏蛋,太过分了,你怎么能让大哥哥淋雨呢,他本來就受伤了,”小女孩愤怒的看着灰袍道人,小手捏成小拳头的模样,在身前挥舞着,

  灰袍道人才懒得理会这个丫头,大手一挥,直接把苏离扔给了小丫头,轻哼道:“既然是你这丫头要救,那就交给你了,”说完便飘然上山而去,

  小女孩有些无辜的看着落在一旁的苏离,嘟着嘴巴不满道:“小白,都是你的错,要不是你要救他,我才不会去求大坏蛋呢,”

  有些无奈的将苏离背在身上,而后快步的想着山上走去,

  三清观,虽然曾经是道家的圣地,到如今却已经少了以前的哪一种仙韵,只是普通的道观了,

  古朴的三个大字挂在了大门之上,因为封山的缘故,如今山上已经沒有人上山了,所以此刻的道观显得格外的空寂,

  雨已经停了,背着苏离小姑娘很快的迈入了道观之内,小姑娘,大叫道:“快带你來救人啊,”

  稚嫩的声音在四周传递开來,不一会儿,便有一名中年男子迈步走來,一身道袍虽然陈旧,但却洗的非常干净,

  “观主,快救救大哥哥,他快不行了,”小姑娘可不想自己好不容易背上來的人,就这样死了,

  看着小姑娘那快要滴落的眼泪,中年男子,温和的说道:“丫头别哭了,不会有事的,”

  一道柔和的天地元气包裹住了苏离,将他托起,而后飞到了中年男子的身边,

  轻轻一把脉,中年男子微微皱眉,苏离的伤比他想象的还要重一些,

  “丫头,去把你大师伯叫來,要快,否则就真的來不及了,”

  “哦哦,”

  小姑娘连忙点头,而后转身离去,

  中年道人把苏离送到了卧室之中,将他放在了床上,而后在不停的用真元梳理苏离的身躯,等待着观内的医药高手的到來,

  不一会儿,小丫头便牵着一个胖嘟嘟的大汉走了过來,一边拉着一边喊着,“大师伯,你快一点,要是救不活,小白又要生气了,到时候我就沒人玩了,你可要陪我,”

  “我说我的亲闺女,别这么折腾我了行不行,我已经够快了,”胖嘟嘟的大汉无奈的摇了摇头,

  走入房间,看着躺在床上的苏离,摆了摆手道:“都出去吧,我既然來了,就不会死了,”

  小丫头撇了撇嘴,转身走了出去,不过还是很担心的再回头看了一眼,

  “放心了,丫头,”

  观主拉着小丫头的手,走出了房间,而后关上了房门,

  坐在房间之中,随意查看了一下苏离的伤势,想了想掏出了七根金针,

  刷刷刷......

  七根金针落在了苏离的七处大穴之上,而后四周的天地元气便顺着这七根针,缓缓的流入了苏离的身体之中,那些温和的力量,便在缓缓的修复着苏离的身体,

  看了一下便已经知道沒什么大碍了,便转身走出了房间,

  “小丫头,这小子失血太多了,最近的时间记得给他多补点血,你就去吧后院的那只鸡给杀了,然后加点药材吨给他吃了,这样要不了三天也就好了,”

  小丫头啊了一声,有些无辜的说道:“为什么是我啊,”

  “这丫头,人可是你要救得,既然要救,那就必须负责到底,”之前的那名灰袍道人突然出现了,幸灾乐祸的看着小丫头说道,

  “煮就煮,大坏蛋就不给你吃,”小丫头赌气的瞪了一眼自己的师傅,而后急忙朝着后院赶去,

  看着小丫头离去了,灰袍道人的神情变得严肃起來,声音也沉重了起來,“师兄,这样可以吗,”

  “既然丫头要救,那就救吧,也沒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一个三境的少年而已,观内也就我们这些人了,沒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观主很随意,沒有一丝一毫的紧张,

  灰袍道人耸了耸肩,既然观主觉得无所谓,那么他也懒得再说什么了,

  夜幕降临,苏离缓缓的睁开了他的眼睛,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不过他却感觉到身上的伤势几乎愈合了,不过因为失血过多,他还是有些脸色苍白,

  “大哥哥,你醒了,”

  小丫头开心的端着鸡汤走了进來,看见苏离已经醒了过來,甜甜的叫道,

  “谢谢,”

  注意到了小丫头手上端的东西,远处飘來的味道,苏离一闻便知道这是补血养气的补品,

  “沒事的,大哥哥救了小白一次,是小白求我去救你的,”小丫头笑起來非常的可爱,两个小酒窝格外的显眼,

  “小白,”苏离有些疑惑,不太明白小丫头说的意思,

  “小白,快进來,”

  一头全身雪白的狼走了进來,双目注视着苏离,似乎在查看苏离的伤势一般,

  苏离无奈的笑了笑,真是沒有想到,原來是这钱狼群中的那一条特别的白狼,

  “小白可是神兽哦,大哥哥可不要小看他,他只是沒有长大,长大以后小白可是很厉害的,”小丫头骄傲的看着苏离,就如同炫耀自己的宝贝一般,

  苏离也在猜测这是小白应该是狼族中特别的品种,会心一笑,也沒有多说什么,

  将小丫头递过來的鸡汤都给吃完了,那些药材混在鸡汤之中格外的补身体,苏离也能够感觉到一丝丝的暖流在体内慢慢的运转,

  “不管怎么说,大哥哥都要谢谢你了,不知道你叫什么,”苏离看着小丫头感激的说道,

  “我叫甜甜,还沒有姓,不过大坏蛋说过,今后我会有姓的,让我不要着急,”甜甜欢快的声音让苏离阴霾的心情都变得好了一些,

  “大坏蛋是谁啊,”

  “大坏蛋就是大坏蛋,我才不要叫他师傅嘞,观里就是他最会欺负我,其他人对我可好了,”

  “甜甜这么可爱,肯定受人喜欢,”

  “那是,那是,”

  听见苏离的夸奖,小丫头那大大的一双眼睛都笑的眯了起來,看上去格外的漂亮,

  “大哥哥,不打扰你休息了,我和小白去睡觉咯,”甜甜领着小白,欢快的走了出去,

  看着一人一狼离去的身影,苏离的脸上的笑意也散去,目光平静的望着窗外的夜色,他本可以不急,可惜算一算时间,他真的快要來不及了,已经过去五天了,也不知道师兄到底怎么样了,

  ......

  ......

  就在苏离担心的时候,距离他们很远的一处官道之上,大先生背负着苏闭月有些狼狈的站在那儿,

  大先生停下了脚步,这一路上已经出现了太多强大的修行者,原本不会打架的他,如今也变得顺手了起來,也从一开始的打晕,到如今已经出现了死伤,

  凝望着眼前出现的这道身影,大先生叹息一声,到了这个时候,后面的路恐怕就真的不是那么好走了,

  此刻出现在大先生眼前的便是监察院三位律首之一的韩律首,与何律首不同,韩丹更加的强大,三位律首实力各不相同,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韩丹是三人之中最强的一个,也是最嗜血的一个,此刻他的出现,让大先生感觉到了很大的压力,

  “聂平安我不是那些人,你应该知道我就是來杀你的,”韩丹很诚实,沒有丝毫的做作,因为诚实所以认真,所以更加的可怕,

  聂平安无奈的看着眼前的韩丹,沒有话语,他知道韩丹与书院本就有着仇恨,此刻能够拥有击杀大先生的机会,他自然是不会放弃的,

  世人都知道大先生的八境之剑是大海无量,但是当年苏闭月对苏离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大海无量剑是大先生除却本命剑之外最强的一柄剑,

  面对韩丹,大先生沒有任何的留手,在这场逃亡之中,第一次动用了他的本命剑,

  碧蓝色的长剑握在了手中,浩瀚的力量荡漾而出,无穷的天地元气汇聚而來,轻轻一剑落下,展现出无比的恢弘与大气,这才是他聂平安的剑,

  轰,

  一道恐怖的剑痕落在了地上,韩丹提剑,同样强大的真元疯狂的涌出,剑气之中汇聚着疯狂的杀意,两剑相遇,自然是精彩至极,

  “啪、啪、啪......”

  韩丹一连后退三步,看着远处走來的那道身影,也是此人拍手,

  “很有意思的一剑,”

  青衣花酒叶无道,带着浓郁的酒香飘荡而來,叶无道就这样站在那儿看着韩丹,

  大先生看着叶无道有些好奇,询问道:“你是來帮我,”

  叶无道白了大先生一眼,沒好气的说道:“我既然來了,自然是來帮你的,若不是來帮你,我來干嘛,还不快走,”

  大先生恭敬的行了一个礼,而后转身离去,这些日子叶无道不是第一个帮他的人,但是每一个出现的人他都记了下來,

  韩丹皱了皱眉头,硬接了大先生的本命一剑,他有些咳嗽,轻微的咳了一声,看着叶无道,冷漠到:“挡住了我有什么用,”

  “我只是为了來看看你而已,别想多了,”

  看着,便是看住你,

  ......

  ......

  阳光明媚,天空之上显得非常的温暖,剑魄立在高天之上看着眼前的男子,有些不解,

  “为何,”

  白起神情漠然,语气淡漠:“沒有为何,只是不愿,”

  “白起我知道你很强,但是你终究沒有迈过去,你拦不住我,”剑魄很自信,虽然他受了伤,但是却依旧很强大,九境是为至强,自然可以傲视世间,

  白起点了点头,沒有否认,很直白的承认了,“我知道,一柄血红自然是挡不住你,加上它呢,”

  一只zǐ色的小鸟出现在了白起的肩膀之上,那娇小的模样格外的可爱,可是落在剑魄的眼中却不再是那样可爱了,

  “妖火剑,”

  剑魄双眸微微一缩,而后便不再说话了,一柄血红自然是挡不住他,但是再加上一柄妖火剑,自然是足够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二层楼的剑会出现在这里,但是既然來了,他便不可能再走了,

  看着大先生离去的身影,剑魄叹息一声,既然自己都沒有拦住大先生,那么这条路此后便已经通畅了,

新疆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陇南治疗早泄费用
连云港治疗阴茎异常勃起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