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

修仙不累第110章破题

修仙不累 第110章 破题

洛淑儿几人也相当好奇李小木到底会摸出什么

可等那个家伙把手中之物高举、展开的时候,洛淑儿的一口茶水全喷到了钟子朝脸上

幸好,师兄的木讷也可看做是一种“淡定”,他用袖口轻轻擦了擦脸,“烫……”

“木公子,您这是什么意思”老鸨子的脸色阴了下去,轻瞄着李小木,“如果是酒喝多了,楼上有空房,您可以去歇息一夜,但如果是――哼哼”她冷冷一笑,周围的打手“呼啦”一下,纷纷跨上一步

李小木手里举着的是一件女人的衣服,材质看起来不错,但是颜色浅灰发白,好像农家女孩儿的常服;上面也订着扣子、小珠儿,大多乌黑乌黑的,就像被甩上了一颗颗墨点,配在一起虽不难看,却也无甚惹眼

“哈哈,这、这丑东西是给他自己做的吧――”有人憋不住笑,“还真配”

随后,哄笑声大起

洛淑儿深垂着头往后退了退

陶桃奇道,“师妹,你去哪儿”

“躲远点儿,别让人知道咱们认识他”

李小木并不理会众人的嘲笑,撇着嘴继续数落身边的男人们,“笨蛋,难道您们没听过那句话吗‘锦上添花何有意雪中送炭现深诚’,‘春娘子’孤芳清独,又怎么会看得上你们那些世俗之物――”

“够了――”老鸨子打断道,“来人,给我把他扔下船”

“慢着”李小木一抖手中的衣服,“鸨儿姐姐,你且说说,咱们这第一题,比的到底是什么”

“当然是比心”

“那就是了――夜深风寒,薄纱刺骨,纵有金银万两、良田千亩,能暖了身子么”李小木笑着说,“我这礼物虽不好看,可送出的心意,是细心、诚心,和暖心,试问,一个孤零零的女儿家,在声色犬马的乱场里,此刻最需要的是什么”

“这――”老鸨子呆了呆,随后柳眉倒竖,“快,把这个胡言乱语的家伙给我拉出去”

众打手蜂拥而至,却听头顶一清幽的女声传来――

“送上来吧……”

老鸨子更楞了,“姑娘――”见“春云柳”再不言语,只能忍着气挥挥手

打手退去,一小丫鬟从李小木的手里接过衣服

,循着旋梯漫步而上,轻轻的披在了“春云柳”的肩上

“春云柳”把两边衣领往中间合了合,似乎暖意流遍全身,她一直低头看着下方的李小木,良久之后才吐出两个字,“谢谢”

“哗”大堂里传出一片惊呼

仙女般的人物竟被一件破衣服“收了心”,这、这――

“这事儿一定有古怪”洛淑儿皱着眉头道,“不过一烟花女子,竟然不喜好金银珠宝,根本就说不过去”

陶桃脸上带笑,“嗯,小师妹的话有点酸啊……”

“呀我才没有……”

在众人的惊叹声中,莫嘉轩一直偷偷的瞥向李小木,眼中冷电闪烁,但很快就消失不见

老鸨子脸上有些尴尬,但也没承认第一道题孰赢孰败,马上岔开话,“好第二题,比才”待到堂中悄静下去,她继续说,“才子佳人,天作地和我们第二题考的就是诸位的才气,嗯……就以‘春姑娘’的娇美为题,无论诗词歌赋、佳文绝对,还是其他种种,只看众位的才学与智敏”

题目一出,顿时欢声四起

文人墨客多风流,自古便是这样,此刻当然也不例外,在这几百号人中,不乏满腹经纶的才子,更有一肚子墨水的学士,解这第二题,简直就是给了他们一个天大的机会

于是乎,一场精彩绝伦的斗诗比对便拉开了序幕……

才子们搜肠刮肚、绞尽脑汁,把这半辈子学来的精言妙语都用上了,围绕着“春云柳”的美大赞特赞,语尽其华,话尽其奢,简直就要把她捧上了天

严万两学问不多,但也养着学富满车的食客,人家怎么念,他就怎么学,倒真的比下去了不少人,但最后才压全场的还是莫嘉轩,他生于权贵之家,自小就饱读诗书,其父给他请的教习也不是泛泛之辈,所以,只用了两首诗、三句绝对就将其他众人比了下去

洛淑儿站在远处不禁纳闷儿――为什么一个熟读圣人文章的家伙,没学到一丁点儿善德仁品,反倒歹毒凶残、心狠手辣

随后,她又看向李小木,摇头叹道:“这回,他可没什么可比的了……”身边三个同伴也很赞同,大家谁不知道,李小木能作几句“打油诗”和“顺口溜”就不错了,估计他连盛文名篇都没看过一眼

在莫嘉轩用阴阳顿挫的腔调念完最后一个字之后,人们瞬间出现了两种不同的反应,一部分点头赞赏,似乎已被他的才学折服,忘了身处何地;另一部分摇头苦叹,已然知道自己再与“花魁”无缘,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而且就连亭楼上的“春云柳”都在看他,一双美目凝视下来,嘴角微微翘起――

一笑倾人城

每个人的心口都是猛猛的一颤――

太美了

莫嘉轩的心随之提了起来,血脉瞬间沸腾炽烫,连呼吸都不匀了

“好第二题是莫公子胜――”老鸨子笑着喊道

“等一下――”一声喊喝响起,众人一看,又是李小木,他大喇喇的跨上几步,“老子还没说话呢――”

莫嘉轩的笑容变得冷冷的,老鸨子也显得很不耐烦,“要说快说作诗还是对对”

李小木晃晃悠悠的往前走,“也不作诗,也不对对――”到了旋梯之下,他抬头仰望,正好“春云柳”的目光也投下来,四目相对,良久无语

“你又想干什么”老鸨子感觉有些不对

莫嘉轩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突然间,堂内变得鸦雀无声,上千只眼睛都盯着那个长着“阴阳脸”的丑陋家伙,不知他又要做出什么匪夷所思的事……

洛淑儿竟攥紧了拳头,不知是紧张、担忧,或是――

嫉妒……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专家出诊表

新乡牛皮癣治疗方法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专家

深圳做妇科检查哪个医院好
上海治疗癫痫哪家最好
天津市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