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

穿越秦朝之我是始皇帝第一百零七章帝王之心

穿越秦朝之我是始皇帝 第一百零七章 帝王之心

小豆子顿了顿,接分别封赏了范曾,神算子,蒙毅,王贲以及众多坑敌有功将领,便结束了洋洋洒洒的长篇圣喻。

“把李斯,李长青押入天牢,等候处决。”嬴政大手一挥,直接禁锢了李斯和李长青的修为。

“陛下有旨,把李斯,李长青押入天牢,等候处决。”小豆子立刻大声喝道。

很快守在外面的黑龙卫进入大殿,很快带走了李斯和李长青,留下的文武百官莫不心惊胆寒。

李旭脸上并没有加官进爵的喜悦,而是茫然和惶恐。

陛下既然要处决爷爷,为何让自己手掌兵权?他真的看不出陛下的心思,天威不可测,李旭到了今天才真正明白爷爷为何权倾朝野,仍旧是整日忧心忡忡,夜夜嘀咕这句话。

嬴政看了一眼思绪万千,手足无措的李旭,知道他的想法。可是嬴政也不会去刻意解释什么,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用意,只算是对李斯的一种变相补偿吧!

世人皆以为帝王者无情也,可帝王也是有血有肉,有思想情感的人。只是帝王者,有太多的无奈悲哀,必须要在不断变化的国之兴衰上,在适当时机做出正确的选择,哪怕是心中的挚爱也要无情割舍。

为什么会有可以一起打天下,而不能一起享天下的说法?几乎奋战一生的同袍之情,甚至比骨肉至亲还要刻骨铭心,为何却几乎每个帝王都要如此做?

或许有些是冷血无情之辈,可是个个如此吗?当然不,与天下太平,社稷昌荣相比,个人的情感无疑要轻太多。

如今嬴政为了安定民心,震慑天下,也不得不做出选择了。

虽然嬴政真的不想杀李斯和李长青,但是他必须这样做而且还要以残忍歹毒的手段,这样才能震慑人心。把一盘散沙对朝堂颇有怨言的人心再次聚拢。

为何要是李斯和李长青,而不是别人,嬴政也是深思熟虑后,才发现他们二人是无可替代的人选。

哪怕自己把扶苏这个太子和四大军团长全杀了。也代替不了李斯和李长青。

扶苏虽然贵为太子,仁义贤德远播,可论影响力,比起李斯还差的太远了。

至于四大军团长,他们长期掌控军队。影响力甚至比不了朝堂主持政务的九卿。

若是问一个普通百姓第一军团长是谁,可能他只知道是大将军,但是若是问大秦帝国丞相是谁,他们几乎人人都知道是李斯李丞相。

李斯辅理朝政二百多年,在大秦帝国的影响力可以说是紧随嬴政这个始皇帝之后。

而李长青在一次次反腐清剿中,硬生生杀出来一个活阎王的称号,凭借其铁面无私活阎王的外号,也是几乎传遍大秦帝国每一个角落。

甚至听到活阎王来了,就能吓的民间三岁小孩哇哇大哭。可见一斑,可正是因为如此。也让李长青在民间背负了许多恶名和怨恨。

所以嬴政当年才免了他御史大夫的官职,让其退居幕后,掌控黑魇军情报司。这样既可以保护李长青,使其不在被流言蜚语推到风尖浪口,又可以物尽其用,人尽其才。

嬴政没想到,这一天还是到来了。要知道其实他才是屠夫,李长青不过是屠夫手中的屠刀而已。

可是世人皆愚昧,聪明人永远都只有那么一小撮。自己必须做出选择,也不得不选。

“散了吧…!”嬴政心情有些沉痛压抑。却神色自若,缓缓离开了。

“陛下有旨,退朝……”小豆子不敢有丝毫马虎,立刻激灵喝道。

“恭送陛下……”文武百官全都匍匐地上。俯首齐声拜道。

嬴政回到久违的朝天殿,却始终无法入定,叹了一口气,嬴政的身影悄然无息的消失了。

在一座由玉精锡打造成的巨大牢笼中,李斯和李长青分别关押在相邻的小牢房中。

这种玉精锡是大秦帝国目前所发现的所有珍贵金属中,是最坚硬。只是数量稀少,整个大秦帝国的牢房也只有天空之城的天牢是用玉精锡完全打造而成,就算是神魂境也休想轻易逃脱,更别说还有守卫森严的狱兵严密把守。

一队巡逻的狱兵经过,他们步伐整齐行动如一,腰配长剑。

其中一个狱兵撇了一眼李斯和李长青的牢房,唏嘘不已道:“头,想不到啊!风光无限,权倾朝野的丞相李斯和黑魇军情报司首领

穿越秦朝之我是始皇帝第一百零七章帝王之心

,这才眨眼功夫就都进天牢了呢?”

站在最前方的十夫长,噓,然后他小声道:“别说座头的不照顾兄弟们哦,听说陛下回宫了,并且大发雷霆,天威震怒,不但废了太子,就连李丞相等一干元老重臣不光被罢官削爵,还要在一个月后被公开处决正法呢!”

“天啊!头,你没搞错吧?陛下失踪一百多年早在民间传开了啊?”另一个狱兵不敢相信道。

“哥哥好心告知,不相信拉倒,这掉脑袋的事谁敢胡说?若不在陛下回来了,还有谁有本事把丞相和李首领打入死牢?”领头的十夫长听到小弟质疑自己,立刻不高兴道。

“头说的在理,之前民间早有流言蜚语说,大秦帝国已换天,嬴氏江山易李川。傀儡太子坐天宫,日月交辉犹不知……”第四个狱兵接话道。

领头的十夫长心差点没跳出来,满脸惊骇道:“给老子闭嘴,你自个想死,千万不要连累兄弟们。”

“头……”第四个狱兵原本也只是想到这个民谣,并未深想,被头那么大的反应吓了一大跳。

“这是什么地方?你是没长脑子?还是有病啊?胡言乱语,找死也别拉着兄弟们啊!”领头的十夫长到现在心境还没平复,有些怒斥道。

然后他接着喝道:“都不须再说话,从今往后都给哥哥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来巡逻,若是谁还敢像以前那样偷懒,惹出纰漏来,老子第一个扒了他的皮。”

就在他的话音刚落,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响起:“时间静止……”(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