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

凤行末世第122章尤物霓裳

凤行末世 第122章 尤物霓裳

“呵呵呵,是莫姑娘来了吗?”银铃般勾魂的娇笑声听得人骨头都酥了。

轻纱被掀开,来人笑得花枝乱颤酥胸轻轻抖动,要是个男人在这里怕直接就忍不住扑上去了。果然是尤物啊,一举一动都勾魂夺魄让人心里生出股火热来。

咳咳,幸好自己是个女人,也没有什么出柜的想法。

“在下姓倒是姓莫,就不知道是不是霓裳姑娘等的那位。”莫颜轻笑道,没想到姚蓦那家伙都把消息传到这儿来了。

“瞧着这俊俏的模样,别人谁还有这等风姿,奴家准儿没认错。”话音刚落,一阵香风袭来人已经到了面前。

上下打量这位神秘难见的霓裳姑娘,果然是个爽快的妙人儿,真真是把一个媚字演绎到极致了。或许有几分爱屋及乌的意思在,总觉得怎么看都比清风楼那位自诩清雅脱俗的好。

“霓裳姑娘想必不是乱域的人,何以来竞选花魁,凭姑娘的修为不会在乎这些名头才是。”只一眼,她就看出这位霓裳姑娘修为不低,估计和上阙是一个级别的,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跑到这乱域来竟选花魁。

“莫姑娘叫我霓裳就好,至于原因嘛,王上对姑娘很关心。”霓裳笑看着她,意有所指道。

心中微震,有种无言的感动在蔓延。

“有凤羽王的得力干将相助,实在荣幸。”说不清是什么感觉。

“莫姑娘放心,王上说了我们只负责提供消息,不得干预姑娘任何事情。姑娘既然是来历练的,事情还是要自己做的好。”

姚蓦平日里玩世不恭,做起事来倒靠谱。

“醉春楼的消息千金难求,多谢。”拱手道,有醉春楼提供消息完全能弥补她初来乍到什么都不懂的尴尬。天机宫也有自己的情报系统,但先不说能否比得上醉春楼,单凭她现在的身份也不是可以随意知道的。

“霓裳可知此次域盟盟主于颠来此是为何事,传闻于颠并不是个好色之徒。”此事她实在很疑惑。

霓裳娇笑道:“莫姑娘可是问对人了,整个乱域知道原因的人都没几个呢。”

“哦,何出此言?”心下不解。

“因为这清风楼,就是他于颠的产业,你说该不该隐秘?”

莫颜沉思,这句话里头的信息可大了去,霓裳说是于颠的产业而不是域盟的产业,难怪知道的人不多。别说天机宫,就是域盟的人也不见得知晓,醉春楼也是把清风楼当做竞争对手才费了点儿心思。

想起那位沐风姑娘,暗自摇摇头,那演技也堪称出神入化了,不过她接近邱盛到底有什么目的?

甩掉这些复杂的事情,天机宫那三位都不是傻子,何况有邱觅这个玉面狐狸在,域盟的人想要算计他们没那么容易。

抬头对霓裳笑道:“霓裳你亲自出手,清风楼那位沐柔姑娘哪儿够看,这么说来我押的那二十注赢定了。”

霓裳无奈:“姑娘果然和王上说得一字不差。”

眉毛轻挑,顿时来了几分兴趣:“嗯,那家伙说我什么了?”

“哈哈哈,王上说姑娘嗜财,绝不会放过任何获利的机会,这一点倒是和他很像。”霓裳果断把她主子卖了,轻瞥了眼莫颜继续道:“他还说,修罗王不是个缺钱的主儿,姑娘大可不必这么辛苦挣家底。”

满头黑线,就知道那家伙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既然有现成的福利,岂有不取之理,何况你家王上背靠那么大座靠山,还不是对敛财一道乐此不疲。”若不是知道那家伙的尿性,她会轻易出手?送上门来的钱,不赚白不赚。

“王上还说,他就知道姑娘会这么回答,姑娘此次若是赚钱了功劳还有他的一半,记得回去请他吃顿饭。”霓裳是真的觉得好笑

凤行末世第122章尤物霓裳

莫颜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至于吗?

接下来和霓裳的谈话倒是受益匪浅,不愧是姚蓦手下的得力干将。

她回到天机宫的船上时,清风楼的那位已经走了,三当家也不在,大当家神情愉悦满面清光,像是刚才在商谈事情,只不过邱觅面色有些奇怪,明明是笑着的又有些顾虑。不由有些好奇,天机宫三位当家向来感情深厚,就算心机深沉如邱觅在其他二人面前也从没耍过手段。

注意到来人打量的目光,邱觅快速收起神色,等邱盛看过来的时候,已经完全看不出来任何异常。

莫颜收起视线,她不是多事之人,轻叫了声大哥算是问礼。

邱盛笑着应了句便起身离开,看来和邱觅的事情说完了,他很满意结果。

“四妹觉得沐柔姑娘如何?”邱觅恢复一贯的神态,仔细盯着莫颜,不急不缓地问道。

眉毛轻挑,看来刚才他们的讨论和这位沐柔姑娘有关,不过没想到邱觅会问自己:“二哥想听什么?论外貌,沐柔姑娘自然是万中无一的绝色,至于心思…”

“心思如何?”邱觅问道。

抬头看了他一眼,莫颜沉声道:“我看不透。”

“哈哈哈,好一个看不透。”邱觅突然大笑出声来:“四妹果真说的大实话。”

莫颜不置可否,若没有霓裳给的消息,她的确看不透。

“为何看不透?”邱觅来兴趣了。

“太完美,无论她说什么做什么好像都是最恰当的方式。一个人在自然相处中或多或少都会透露点本性,就算受的规矩再多也如此。但这位沐柔姑娘一举一动都叫人挑不出错来,就像精心演练过一样。”莫颜如实说道。

邱觅苦笑道:“四妹为何不说,这些完美的行为全都是在投其所好,那位沐柔姑娘把大哥的喜好拿捏得可谓恰如其分。”

果然如此么?自己这位新认的二个当真不简单:“既然二个心中自有想法,又何必为难,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大哥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太了解大哥了。”邱觅无奈道,他何尝不想直接将心中的顾虑说出来。

友情链接